你不要说话

My love,我做了一场长梦,现在终于醒了。

【雷金】LAP.01


——载体正在登录中… … LOADING… …

——时空凝固点刷新完毕

——世界分析:中级文明世界,无特异性存在,安全指数★★★★☆,世界等级D,非过渡世界

——宿主意识登录完毕

——任务开始,祝您好运

——您的系统yulei940真诚为您服务

金睁开眼。

目光所及之处是黑暗的密闭空间,身下是触感粗砺的水泥地板,兴许是年代久远的磨损导致,还有细小的沙子不均匀地散落在周围,卡在他的伤口里,刺痛且痒。

看起来是个仓库。

直到将周围环境观察完,金才等到系统出声。

【940:宿体数据扫描完毕。您目前的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状态。温馨提示:D级世界默认不开启商城,无法购买恢复药剂,建议宿主大人立刻寻求救援。】

【金微幅地摇了摇头,男孩喘着气克服着宿体大量失血导致的晕眩感:亲爱的940,我发现你真是越发的不靠谱。】

【940:我很伤心,宿主大人。我以为你会夸奖我务实的建议。】

【金努力地翻了个白眼:大哥,你看这里像是有人的样子吗?求救?向鬼求救吗?】

许是情绪波动过大,男孩又咳了起来。

【940很认真地扫描了一下周围:有人的喔,就在五千米外左右吧。】

【金无奈至极:你……算了,更新当前世界地图,屏蔽痛觉,帮我维持健康指数在5上下,载入宿体记忆,查看任务内容,向离此地最近的警局拨打报警电话。】

【940:5是濒死状态喔,还是脱离不了危险的。不需要完全恢复吗?】

【金:完全恢复我就要被当成妖精了大哥。行了,揍了原主的人现在离开了没有?】

【940再扫描了一圈周围:他们已经走了喔,需要我合成他们群殴原主的视频吗?然后我们上传微博,那群混蛋就可以痛痛快快身败名裂了!耶嘿!】

【金有气无力:先合成,但不是现在放。我说大哥,你又不开痛觉屏蔽,又不治疗我,我要连濒死状态都维持不住了。】

【940:哦哦哦对不起宿主大人!!!】

漫长的等待救援来临的时间里,金开始查看这次任务信息。

宿体,同名金,男,17岁,就读于晴城高中部。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目前是自己打工赚学费。

虽然是孤儿,由于其开朗活泼的个性,还是非常招人喜欢。成绩不错,尤其是物理好,走的是竞赛提分的路子,等到高考应该能报送985。

可以说非常光明前程了。

宿体的死亡却完全是一场无妄之灾。

宿体与一位学长同居,对方名为秦川,是他的发小。秦川是一个性情冷淡的人,由于早年父母在家族内斗中双亡而独自沦落到晴城,和宿体在同一家孤儿院长大。

宿体因为对方发小的身份以及相似的经历对秦川多有亲近,这份亲近在一位暗恋秦川的女生眼中,却扭曲成了和她相同的情感。

她顿生恶念,仿造宿体的字迹给秦川写了一封情书,并贴在了公告栏上。秦川没想到发小竟然对他抱有这种想法,情绪激动,且口不择言,于大庭广众之下痛斥宿体痴心妄想。

宿体无辜被骂愤而出走,却被女生请来的小混混绑到了郊外废弃仓库,暴揍了一顿后扔在那里不管。

宿体求救无门,最后死于失血过多。

【金无话可说:……这世界的人,还挺智熄的?】

【940试图洗白一下:也不是全部人都那样的,宿体跑太快了,没看到喜欢他的那些人维护他。】

【金若有所思:好啵……任务详情发一下。】

940闻言从内存中拖出一个帅哥人像,高清无mǎ大图展示。

确实是个帅哥。

而且看起来还huó好。

【金:……我吊,你怎么存任务对象luǒ照。】

【940:我冤啊!!我本来挑的是他生活照的,手一滑发错了。】

【金:那不就是存了吗!!】

【940:咳咳,细节什么的不重要了!反正他就是你的任务对象,你要让他心中的幸福值满血。加油吧,大哥相信你监察委员会长的能力!以矢量箭头之名!!】

【金:大哥,有件事我想问很久了。】

【940:你说。】

【金:大哥,你是不是又忘记报警??我快死了啊!!】

【940:哦哦哦哦哦对不起!!!!!!】

金是时空管理局的一名成员,快穿部副部,兼任监察委员会的会长。

万千世界,诸样百般,每一个世界都定了会有一名天命之子,统领这世间气运。

然而总有些世界会出点意外,天命之子意外被旁人打压夺了气运,成了废人一类。监察委员会的任务就是阻止天命之子失道被夺走气运,他们得让一切回到正轨,使天命之子得偿所愿。

本来他们的任务一向顺利,抢夺气运的外来者不受天道眷顾,总是能轻易解决。

可近些时间,主神身边一位侍神趁主神不备袭击了对方,妄图取而代之。

虽然主神立刻抹灭了这个胆大包天的违逆者,他的神识却受到了重创,不得不陷入沉睡。

外来者由此不再受天道针对,天命之子亦由此失了天道眷顾。

监察委员会的任务从此陷入了困境。虽然大多数世界他们还是可以轻松解决,但由主神直接构造的那些主世界,却完全超出了成员们的能力范围。

金不得不亲自出马,进入主世界维持秩序。

然而就是他也遇上了意外——

匹配辅助系统时,他的绑定系统被不知名人士攻击,陷入休眠状态。一时间金竟然只来得及随手拎上一个系统就进入了载体之中。

喜闻乐见的,这个系统是个新手。

【940:听起来你很不高兴】

【金:你这不是废话吗:)】

远方有警笛声传来,渐次转近。

金闭上眼进入昏迷状态。

【金:小系统,请准备好吧。任务这就开始了。】

——————————————————————
送给朋友的高考礼物。

祝她得偿所愿,金榜题名。

也不知道是我太老还是现在小朋友太时髦,又是聋哑人又是自杀真的nb兄弟,也许金在她手里就是一个热度工具吧

[雷金]星流.01

*未来星际pa,含学院内容,含机甲,含战争,金穿越雷重生,金穿越前在凹凸大赛,但无亲友,反派为凹凸角色非原创人物,ooc承包,不喜拜托点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合十]
*OK?Go→
——————————————————————
雷狮掐住青年的脖子,他想起首都星漫天的烟尘,黑金色流光穿刺透皇宫的布防,于是一个帝国灭亡于白发青年的手中。但现在,只要他一用力,未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再发生了。】

八百四十一块星币。
二十七支营养剂。
一个保姆机器人。
三盒不知名药品。
一个金色圆形徽章。

还有什么?金四处张望了下,看着躺在地面上昏迷不醒的男人,幽幽地叹了口气。

还有个不知道身后有没有跟着大把仇敌的重伤靓仔。

他揉了揉脸,费力地把重伤靓仔拖上床,让快报废的保姆机器人给对方把伤口包扎了一下。青年拆开营养剂喝了一口,晃着腿看着周边这家徒四壁,一时悲从心来,只觉得自己可能要成为这世界上唯一一个将被穷死的穿越者。

一切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金还是一个在凹凸大赛爬摸滚打的大小伙子,孤零零一人,不小心迷路进了魔兽老窝,拼死拼活还是没能做到轻松越级打怪,最后也就和满窝的魔兽同归于尽。

结果他眼睛这么一睁一闭,竟是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既来之则安之,青年在花费了半小时思考清楚前因后果,明白原本世界的自己已经凉的不能再凉后,开始认认真真的梳理现在的记忆。

这个世界的金和他的境遇倒是有几分相像,同样是父母早逝,有一个姐姐,是军人,在一次假期要回家的时候被星盗袭击了飞船,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个发小,本来两个人算是相依为命,但对方在他姐姐消失后不久,也自行离开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许他们之间唯一的不同就是这个金不用在一个危险爆表的大赛里拼命吧。

这个世界常用的通讯工具光脑与他在凹凸大赛使用的通讯仪很像,金摆弄几下就学会了如何使用。他查询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信息,开始为自己当下的处境深深忧虑起来。

这个身体的父母是反叛军的成员,地位还不低。在他们被帝国抓捕后几乎是立刻被判处了死刑,留下的姐弟两人虽然不会被连带,但也受到了许多限制。

两个小孩都没有成年,但由于叛军后代的身份不能拿政府扶养金,只能在一些胆大包天到敢收童工的黑店老板地下讨生活,饥一顿饱一顿,纵然这两人身体天赋都不错也要被拖垮掉。

最后秋咬咬牙报名参了军,从青训营开始起步。

帝国的青训营不过一介好听的名号,知情人都称那里为炮灰团。那些没有条件考军校,只能来这里搏一把的小孩儿们是战场上第一批送命的挡箭牌,推出去就是要用血肉之躯挡上虫族片刻,几乎没什么存活的机会。

可是秋活下来了,而且爬的很高。

她成功成了正式兵,又一路晋升到了上校。于某场战役中,她带领着一群老弱残兵利用星球当地一种植物的特性硬生生扛住了虫族的攻势,直到援兵到来。于是这成了她的机缘,也成就了帝国第一位女将官。

但这位新起之秀在她第一次回乡的时候被星盗袭击,失踪了。

这只是原主的想法,事实上所有人都认定,秋已经死了。

姐姐不见了,但日子还得继续过。原主还是得在黑店老板底下做工,修理各种违规机甲。不走运的是,某台违规机甲对精神接驳线做的改造失控,原主的精神海被吸干,死的不能再死。

所以当金在这具身体中醒来时,就是在尸体堆之中。他将光脑收回手腕,看到远远的有辆悬浮车往这里开来,忙躺下来装死。

虽然他因为是在黑店死掉的缘故身份还没有被吊销,但这里鱼龙混杂,谁知道来的人会不会是一个知道他已经死了的家伙呢?

但装死有一点不好,来人估计以为他真的死了,从高空上把一尸体往他这里一砸就把车开走了。

金眼见着一重物立刻要砸到他身上吓得魂飞魄散,一时间也想不起可能被发现的事了,青年就地往边一滚就是好远,顺便矢量缠绕坠落物抓紧了,生怕对方把什么砸到起飞再给他来点二次伤害。

“嗯……?”

金操纵着矢量箭头将坠落物平放到尸体堆上,滚回去凑近看了一下。只见平躺的人虽然伤重,血污几乎把他染成红黑色,但呼吸竟然还在继续,胸膛微微起伏。

“这……竟然是个活的?”

本着不能见死不救的人道主义精神,金只好带着个伤患偷偷摸摸溜回了家里。

这就是目前一切的前因了。

金看着躺在床上的重伤靓仔,再一次叹了口气,

现在处理完伤口后已经一天过去,对方依旧是昏迷不醒,金揉着太阳穴头痛万分。

“如果你有仇家,希望他们别找到我这里。”青年无奈地双手合十拜了拜。他正准备转身离开去做自己的事,突然间肩膀上被人搭上一只手,金尚未来得及回头已经被用力拉下砸在床上!

头与硬质合金迅速接触的感觉相当不良好,金一时间只觉得头晕脑胀,但袭击者并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立刻是一记手刀跟上,砍在了金的脖子根。

眼见着金发青年已然昏迷,袭击者直起身,眼神凌厉不余半点温度。他手掌依旧停留在青年的脖颈处,下一刻,收拢握紧,死死掐住!

“黑矢……”他低声道,“你现在看起来可真脆弱。”

金发青年的脸迅速被憋的通红,男子垂眸看着他,一时间心念电转,他松开手,金再一次被砸到床上,晕的彻彻底底。

“罢了,你要是死了,未来也太无趣了。”他自语道,“还是留着你好。”

言罢,伤重的黑发男子也支撑不住,再度昏迷在了金的身边。